方刚:我是如何对儿子进行性教育的

常有人问我:你作为性教育专家,是怎么给自己的儿子进行性教育的?很多家长有这样的感受:进入青春期,已经很难正经八摆地给孩子讲性教育了。既表示支持儿子与女同学的交往,又表示希望这交往是“一起学习”。儿子当时有些不耐烦地说:“行了,别说了。我便告诉他:据说,诺贝尔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但那个女孩子不喜欢他,和一位数学家结婚了。我还没说完,儿子便接了过来:“何必要在学校找。

不经意间的性教育

常有人问我:你作为性教育专家,是怎么给自己的儿子进行性教育的?

于是有了这个绕人的题目,它的意思是,要进行一些刻意的“教育”,但装成不刻意的样子进行。

之所以要装出“不刻意”的样子,是因为谈的内容可能比较敏感,或主题比较“大”,如果直截了当地说,可能起不到教育效果,或无法进入孩子的内心,而要委婉地“浸透”;也可能是因为事先知道孩子不愿意听那些“教唆”,所以要委婉地进行。

很多家长有这样的感受:进入青春期,已经很难正经八摆地给孩子讲性教育了。怎么办?“不经意”地进行呗。

我曾问儿子,学校是否讲月经与遗精的知识,他点点头,明显不想多谈地说:“讲了。”我便知趣地闭嘴了。性教育是润物细无声的,不能孩子明显不想听你说,你还要硬拉着他说。

初一的时候,有一次考试后,有女生来电话比成绩,二人约好谁分高谁请客。我说,一起学习还真好。我这一句话的背后,是有许多内涵的。既表示支持儿子与女同学的交往,又表示希望这交往是“一起学习”。儿子当时有些不耐烦地说:“行了,别说了。”我便相信,他是听懂了我的话。我一直认为,曾大量阅读中外名著的儿子,其实是不需要对他讲太多大道理的。在阅读的过程中,他都明白了。

有几天,儿子回家后发呆愣神。因为他一向是开心快乐的,所以妻子便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失恋了?”

那几天正值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儿子也很感兴趣,我和他便由莫言聊开了。

我说:诺贝尔奖中没有数学奖,知道为什么吗?儿子不知道,露出非常想听的神态。

我便告诉他:据说,诺贝尔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但那个女孩子不喜欢他,和一位数学家结婚了。诺贝尔便很生气,迁怒于数学家,所以诺贝尔奖中没有设数学奖。

妻子给儿子性教育_国外妈妈怎样性教育青春期的儿子呢_母亲献身为儿子做性教育有那些电影

儿子听的很入神,我借机进行了恋爱观教育:你如果喜欢别人,别人不喜欢你,也不要太难过,很正常,是她没有眼光,一定会有人喜欢你的。

初三的一天,儿子洗脚的时候,被热水烫了一下,就顺口卖弄化学知识:如果你被硫酸洒了,就要先用凉清水洗,再用3%-5%的氢氧化纳洗。

我又借机进行性教育:有一个初三的男生追女生,女生不答应妻子给儿子性教育,就用硫酸泼人家。追求别人,别人不同意,很正常,不必这样。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还没说完,儿子便接了过来:“何必要在学校找。”让我笑翻了。

后来我上网一查妻子给儿子性教育,知道这是流行于今天学生间的一段顺口溜:“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学校找;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质量又不好。”其实,今天的中学生足够有智慧,以调侃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情感问题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chil.com/189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