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休学申请书怎么写_!大学休学申请书怎么写格式

2022年8月22日的早晨8点,是卢晓一家的早饭时间。

尽管一夜未眠,卢晓还是准时坐在桌前,她有些头晕目眩,母亲向她递来筷子,她都没有去拿的意思。

脑子里一直有根弦绷着,提醒她将自己辗转数夜后所做的决定公之于众: “我打算要休学。”

生理心理的双重压力

休学的信号灯,早在2022年的上半年就已经隐隐闪烁。

那时正值大四的下学期,已经拿到保研资格的卢晓加入了实验室。但受疫情影响,一整个学期里,卢晓都待在家中,远程参与课题研究。

“那时候刚进实验室,也不认识什么人,基本上什么事都只能跟导师单线交流。”

无法和导师面对面沟通,也没有其他资源可以提供帮助,再加上疫情因素,大部分时间里,卢晓只能窝在房间里,麻木而无措地滑动着鼠标,希冀着能够从搜寻来的论文资料获得一丝灵感。

但事与愿违,课题总以磕磕绊绊的姿态进行着。

远程参与并不代表着自由。上一刻,卢晓瘫在松软的沙发上,喝上一口热茶而感到舒坦,下一刻,这份安逸感会因为“本来我在家里肯定进度就比别人慢了,如果再慢一步接到任务,那我不是彻底完了”的想法而烟消云散。

在家的松弛感相持于不固定任务下达带来的紧绷感,让卢晓感觉“精神错乱”。

等到研一时,卢晓终于回到学校,她设想着自己的读研生活能够顺利进行,但返校后才是问题和压力具象化的开始。

导师变动了课题方向,却没有给出实际的建议,院里也没有人涉足过这片领域。

卢晓不想复制大四下远程在家的无措迷茫,从10月开始,她将自己围困在校园之中,每天往返于图书馆和宿舍之间,开始报复性的学习。

时间节点的把握开始崩坏,卢晓常常熬到半夜三四点甚至通宵。

宿舍楼后面是一大片山,每到凌晨五点半,天已经开始微亮,后山就会开始回荡起一种特别的鸟叫,清脆而悠长,这种鸟声到后面已经成为卢晓的特别时钟。

每次听到,卢晓会马上把电脑合上,躺在床上,脑子无法被强制关机,但也没有运行下去,她努力不去想课题上的瓶颈,但是心里好像坠着什么重物一般,是没法忽视的沉重。

来自同门的peer pressure (同辈压力)和校区的变动也让卢晓的焦虑程度不断加深。

每周一次的组会上,每个人都要按例先汇报这一段时间的成果,同门们的努力与回报的关系大多都是正相关。

“虽然是同学,但我感觉跟他们的差距挺明显的,老师也相对来说比较关注那些优秀的同学,有的同学已经去外面调研跑项目了,而我还一直停留在看文献学习,落差感好大。”

作为本校保研的学生,卢晓原以为自己还会继续在市中心的校区继续学习,但她所在的学院却被单独安排迁到了新校区。

新校区在郊区,学生的人数很少,设施尚未完善好,校外也没有娱乐的地方。

卢晓有时候想透透气,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就到学校的湖边走走,湖很大,晚上吹的风很冷,湖边也没有路灯,她孤独地在湖边绕两圈,接着回宿舍继续一个人的战斗。

研一上学期的几个月里,看文献,拟idea,再跑代码做实验,她往复于这三个环节,努力想推进自己的课题进度,但颗粒无收。

心理上的负压和不正常的作息带来了卢晓身体上的症状:大把大把的脱发,不时的心悸疼痛,内分泌时导致她的经期紊乱,脸上冒出一颗一颗的痘。

但卢晓没有太重视身体的征兆,不服输的性格让她在遇到课题的瓶颈期时,有种近乎钻牛角尖的偏执,生活的其他方面都排在了科研之后。

但很快就到了崩坏的那天。

研一的学期末,2022年的6月底,连续通宵三天以后,第四天的凌晨,坐在电脑桌前,卢晓再一次地感觉到呼吸不畅和心悸疼痛,而且比往日都更加强烈。

明明是在炎炎的夏季,但卢晓的额头和脖颈处都开始渗出涔涔冷汗,卢晓慢慢地起身扶着桌子,想要平复下来狂跳的心跳,却越来越喘不上气,到后来她失去了意识,晕倒在地上。

万幸的是,舍友听到了动静,及时将卢晓送医。

“那种呼不上气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那时候感觉自己真的快死了,想着如果能挺过去,我真的以后不敢这样了。”

在生死线边徘徊了一回,卢晓在清晨时分清醒过来,窗帘微开,漏出一道光亮。

她看着那道微光,开始思考起关于课题任务以外的事情,比如失衡的生活状态,比如自己的身心健康问题。

对内对外的双重对抗

在读研以前的学业进程中,卢晓总以一种游刃有余的姿态轻松度过。

卢晓出生在华南的一座小城中,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高考后,她考入北方一家985学校的计算机系。

大三专业分流时,卢晓选择了学科排名更高的网络安全专业。2021年,卢晓顺利拿到保研资格,开始了研究生的学术生涯。

以往学业上的顺风顺水让卢晓从前下意识的为自己下了一个判断:她是适合做学术研究的人,可以不断攀登向上,无往不胜。

而卢家父母也抱持着这个想法,在他们眼里,休学代表着问题的重大。

而读研和之前的读书生涯没有差别,“只要跟着老师走肯定就能学好了,能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对外是父母的反对,对内,她也没有完全过自己那关。如果选择休学,未来她将如何向他人解释人生履历中的这一年空白。

开学在即,卢晓认为她和父母都还需要好好想想,向学校申请了一个月的假期。

但那夜的濒死体验在卢晓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她知道自己的身心状态无法支持着自己继续学业了,良久的疫情也让她的想法更加坚定。

“以前会觉得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但是过了这段时间真的会更好吗?我现在认为当下变得更重要了,如果现在能更好,就让现在变得更好,而不是去期待以后。”

卢晓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按下暂停键。

开始跟父母分析着自己的状态,也制定了一些休学以后的计划以及更远的规划,比如可以找个实习。如果准备复学的话可以找找论文思路,自己对专业还是有兴趣的,想未来再出国去读研究生,而休学的时候也可以学学外语准备一下。

知道了女儿休学的打算并不是一时的冲动,并且已经有了自己打算以后,卢晓的父母开始慢慢接受了这个决定。

2022年10月初,已经请假在家一个月的卢晓返回学校办理休学手续,正式开始了为期一年的休学。

停下来,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休学以后,你感觉怎么样?”

“比较放松和自由吧,怎么说,感觉在学校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把老师交代的任务,把科研把毕业放在第一位,这些事情没有完成就没办法做其他事。偏偏在这些事上遇到了瓶颈,我就没有办法做其他事情。但休学了之后,这种“优先级”就没有了,反而能感受到生活更多的方面。”

休学以后,卢晓的身体在有意识的调理后慢慢变好,而改善更大的是在心理和生活方面。她的生活不再只是围着课题研究打转。

办理休学后,卢晓就报了一个吉他的课程,每周去三次,已经学会一些简单的指弹。在家的日子里,卢晓还练习咖啡拉花,煮饭,也积极的学习英语,写程序练习,为复学做准备。

社会心理学将社会时钟定义为“个体生命中主要里程碑的心理时钟”,也就是“什么年龄要做什么事”。

卢晓选择按下暂停键,不再执着于是否按时完成论文,未来能不能顺利毕业,打破“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的社会规则,在属于自己的人生时区中自由地探索。

她相信,短暂停下来整顿后,再出发,会是更好的自己。

2022年的11月27号的傍晚,卢晓上完吉他班,坐着公交车回家。

即将入冬,天气渐冷,坐在公交车上卢晓看着路边的秋叶,在暖黄色的路灯照射下飘舞纷飞。

卢晓不再像从前那样为学业紧张,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手机振动,她打开一看,是妈妈的微信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到家,鸡汤已经熬好了。

“我快到了,还差一个站,鸡汤肯定很香,我还没到就闻到了。”卢晓微笑着回消息,然后她起身,准备下站。


—END—

文字:蓝小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chil.com/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