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的主要内容50字_!我的大学内容概括50字

2006年9月5日。明天晚上十一点我就要坐上火车去上大学啦。

我的想法是:明天就要远离家乡,今天父亲应该让我休息一天,在家收拾收拾上大学应该准备的东西;父亲的想法是:这孩子明天就不能给家里摘棉花了,大学上完就要去外面工作,可以说从明天起,家里的农活肯定指望不上他,本着能用一天是一天的道理,今天我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棉花地里摘棉花。

大学的开学时间是秋天,正是棉花盛开的季节。今天摘棉花我处处偷奸耍滑,一会说渴了去喝水,一会说肚子不舒服去上厕所,一会又说饿了要吃点馍馍……母亲比较疼我,看我偷懒也没说什么。父亲考虑到我明天就要远离他们,想给我留个好印象,也没骂我。和父母在棉花地旁的防风林的阴凉下吃午饭的时候,父亲边吃边说:“你的火车是在晚上,我明天早晨就送你去乌鲁木齐火车站。以后你上学、回家都要坐火车,明天早点到火车站带你熟悉一下。至于你要带的东西,今天晚上回家让你妈帮你收拾。”

 

说到收拾东西,我就想收到大学通知书后的一天,父亲带我去县城购买行李箱。我本来想买一个漂亮的带轮子的可以拉着走的行李箱,父亲不同意。父亲说:“箱子太漂亮容易招贼。贼趁人们晚上在火车上睡觉的时候,专门找漂亮的箱子下手,箱子越好越漂亮,就代表着里面有值钱的东西,越容易招贼。这种翻箱子的贼还算好的,只拿值钱的东西,至少给你留下个行李箱;有些贼趁中途旅客下车的时候直接扛着你的行李箱下车,这时候说不定你还在睡觉呢,等你到站下车拿行李箱的时候才发现箱子不见了,那会你就哭去吧。”父亲说得好像也有道理,我也怕箱子丢了。

父亲看到他的劝说起了作用,给我选了一个可手提可背的颜色朴素的比书包大很多的50元的背包。父亲对他买的这个包非常满意。以我对父亲抠门的了解,他主要对价钱非常满意,一路对我夸个不停,回家后又在母亲面前夸。

此后四年的火车生涯证明,父亲不愧是19岁就从湖南跑到新疆的打工人(此处说得漂亮一点,母亲常开玩笑地说父亲是盲流),他的经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无论是在候车室,还是在火车上,我的包永远是最安全的,一看就不值钱,根本没人愿意翻我的包。尤其在候车室,我那会就抽烟,候车室有专门的吸烟室。刚开始抽烟的时候,我还把包拎到吸烟室。后来我觉得包里就一些吃的和几件衣服,又没值钱东西,我再去抽烟的时候就把包放在原处,我从抽烟室回来,包原封不动。

第一年上大学需要带的东西比较多。第二年以后,我坐火车只带一些吃的,就换了一个更小的手拎的包,才30元。包比较小,在火车上我直接把包放到座位底下,都不用费劲放到车顶行李架上,上车、下车更方便。

第二天早晨,我和父亲在家门口坐班车到县汽车站,再坐车去乌鲁木齐火车站。到火车站刚好是午饭时间,父亲就带我在火车站周围的一家小饭馆吃饭。我发现饭菜里的辣子是坏的,就嫌弃地把坏辣子扔到垃圾筒,父亲看到就说:“外面的饭尤其是火车站周围的饭最难吃。出门就是这样,哪有事事如意的,你要习惯,不要挑三拣四,听到没有!”

我很奇怪也很生气,父亲昨天明明说带我在火车站周围转转,刚吃完午饭怎么直接带我到候车室。父亲看我不高兴,就尴尬地笑道:“没想到火车站变化这么大,和我记得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不带你转了,我们还是就坐在候车室等发车吧。”父亲上一次坐火车还是十年前,对火车站的认识也停留在十年前。面对火车站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有点窘迫。

发车的时间还早,怕迷路错过火车又不敢出去乱转,我和在候车室呆坐了将近8个小时。由于火车站周围的饭太难吃,晚饭我和父亲就在候车室里随便吃了点水果(一向非常抠的父亲,这次居然非常大方地在候车室买了些水果。而且候车室的水果价格又格高,父亲居然也没有抱怨)。在候车室从中午呆坐到晚上,终于听到检票员在喊:“1044开始检票,1044开始检票,大家排好队!”我坐的就是这趟车,从车次上看,前面不带T,就不是特快;当然更不可能带D,那会还没动车呢;有没有带Z的不清楚。

1044次列车是跑得最慢的没有空调的车顶上只有一个小小的摇头扇的不论大站小站都要停的绿皮车。我大学四年一直坐得这趟火车。

父亲听到检票员的喊声,就赶紧拎起包,让我跟紧他。父亲已经提前买好站台票,一手拿着票,一手拿着我的包,带着我迅速挤到排队的人群中。父亲带着我登上火车,左右张望寻找我的座位。父亲找到座位后,让我坐下,把我的行李放到车顶行李架上。这时大家都在找座位比较混乱,父亲告诉我:“有人上、下火车,这时是最乱的,一定要看好自己的行李。”周围的人都找好了座位,父亲又把包拿下来,把里面母亲为我准备的鸡蛋、面包、瓜子等吃的放到我的腿上(父亲在家里就给我说过,不要把太多的东西放在小桌上,这个桌子是大家共用的,你占满了别人就有意见。),给我安顿,要是晚上饿了就吃点,尽量不要吃火车上的饭,不好吃。以后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吃过一次火车上的饭,感觉还行。我就觉得父亲当初不让我吃火车上的饭,主要是嫌贵,怕我乱花钱。

火车马上发车,乘务员反复喊道:“送亲友的旅客请下车!”父亲下车后,没有父亲隐形的“约束”,我感觉自在好多,不停地四处张望。看到有人在哭,我就想起电视上演的坐火车的远离家乡的人都要哭,我怎么没哭。我觉得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好哭的,果然电视都是骗人的。想到马上就要过上美好的大学生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火车缓慢地跑起来。这时我旁边站着的一位大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道:“小伙子,你爸在跟着火车跑给你挥手呢。”我向窗外看到父亲跟着火车一边跑一边给我挥手,看了一眼就赶紧转回来,眼泪却止不住地像小溪一样在脸上流淌!我一边擦眼泪,一边偷偷看着远去的父亲的身影。电视里不是骗人的,原来真的会流泪。我一个大男人还流泪感觉非常丢人。我也怪父亲跟着火车跑什么,要不是看到他跟着跑给我挥手,我也不会哭。这时过道另一边送她女儿上学的母亲为了缓解我的尴尬说道:“第一次上大学都这样,都要哭得稀里哗啦,正常正常。”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chil.com/1043.html